<s id="4ulve"><samp id="4ulve"><listing id="4ulve"></listing></samp></s>
    1. <dd id="4ulve"><noscript id="4ulve"></noscript></dd>
      <button id="4ulve"></button>

        • 歡迎訪問中國經貿網!
        首頁 新聞 國內 時尚 資訊 財經 教育播報 時尚 娛樂看點 要聞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快訊 >

        門可羅雀?萬億元咖啡市場引“掠食者” 中小咖啡企業面臨生死大考

        來源:中國經濟網    編審:    發布時間:2020-03-18 14:30:34

        疫情之下,咖啡企業比餐飲企業受到的沖擊更大。

        3月15日下午2點半,《證券日報》記者來到漫咖啡萬柳店,進門后,需要消毒、量體溫并實名登記,從登記表來看,記者是當天的第11位客人。上下兩層的店里,僅有4位客人和3位工作人員。

        受疫情影響,這家曾經常常人聲鼎沸的網紅咖啡館,如今卻頗為冷清。

        從漫咖啡門口張貼的通知來看,咖啡館積極響應復工復產,營業時間從上午11點到晚上7點。

        盡管門可羅雀,但相比關門倒閉的咖啡館來說,處境已經好了很多。近日,精品咖啡品牌布魯諾和灰盒子均被曝經營困難,僅有個別門店營業。

        悅咖啡創始人王虎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咖啡館的人流量還沒有以前的十分之一,此次疫情對于中小咖啡企業來說是一次生死大考。

        中小咖啡企業面臨生死大考

        與餐飲企業類似,咖啡館也面臨著租金、人工等巨額成本,尤其不少網紅咖啡館均開在繁華的商業中心,成本也更高。受疫情沖擊,因為沒有客流量,已經有咖啡館撐不下去了。

        近日,布魯諾咖啡被曝有不少門店已經關門倒閉,目前僅剩銀泰店和銀網中心店。

        《證券日報》記者從某點評網站發現,有不少消費者吐槽布魯諾咖啡的會員卡無法在上述兩家店使用。

        此外,還有媒體報道稱,灰盒子目前開始進行清算工作,并已經通知供應商。 灰盒子嘉里中心店員工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目前僅有嘉里中心和金融街店營業,其他店有的試著開過幾天,但很多商圈人流量太少,就又關閉了。沒有聽說撤店的消息。

        事實上,這幾年,咖啡市場頗為火爆,在資本力量的助推下,涌現不少網紅咖啡館。這些咖啡以高品質著稱,價格基本均高于星巴克。

        粗略統計,2019年,魚眼咖啡完成數千萬元的A輪融資;連咖啡也成功融資2億元,重回盈利狀態;瑞幸咖啡在完成1.5億美元B+輪融資(投后估值29億美元)后,在納斯達克成功上市。

        如果不是此次疫情,咖啡行業表面仍舊是如火如荼。但疫情以后,誰還能撐得下去繼續做“網紅”,目前來看充滿變數。

        “以前一個月有三四十萬人流量,現在連三四萬都沒有。”悅咖啡創始人王虎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頗為無奈地表示,北京6家店一個月大概30萬元的租金,人工都算在內大概50萬元。

        王虎認為,疫情后應該會有很多咖啡館倒閉,咖啡行業整體盈利水平不行,中國有14萬家咖啡館,有12萬家都是小散,這些小散戶經營本身就很難,經過此次疫情會更難。做現金流的生意,一旦現金斷了很多咖啡館是撐不住的。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也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受疫情影響,咖啡館以及整個快消品行業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而咖啡又不屬于非常剛需的品類,受影響也更大,但是通過外賣的拓展以及無接觸配送等這樣的自救方式,對大品牌應該來說是可以收割一部分的消費紅利,小品牌可能難以撐下去。

        探索自救和轉型

        受疫情影響,悅咖啡的銷售額大幅下跌,王虎也開始重新思考咖啡館商業模式的變化。

        位于前門大街的悅咖啡,雖然對面就是星巴克北京甄選烘焙坊,但它卻在很短的時間成為連明星都來打卡的網紅咖啡館。

        隨著知名度不斷擴大,不少投資機構希望與悅咖啡合作,但王虎的策略是:不靠單純的擴充數量出風頭獲取品牌曝光,只有在保證盈利的條件才會考慮增加悅咖啡門店。

        也正是由于這一策略,在目前的形勢下,悅咖啡的壓力并沒有那么大。但由于疫情影響,悅咖啡也在積極自救。

        王虎提到,目前主要是通過微信商城、大量的分銷、社群拍賣等方式,把商品化做大,推藝術IP聯名的東西比如掛耳咖啡等等。

        對于悅咖啡而言,目前,線上銷量明顯好很多,主要以會員采購為主。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的悅咖啡以做自營為主,但接下來王虎計劃大力推廣服務輸出:即用悅咖啡的經驗和服務去培育亟待突出重圍的企業,從投資型咖啡企業變成服務型咖啡企業,從To C變成To C+To B雙驅動。

        “實際上是擴張的形式發生了改變,不是采取自營的形式,而是把我們的模式和方式輸出給那些經營一般的咖啡館,能夠改善其經營,提升其效益。”王虎強調。

        他表示,很多小品牌咖啡企業,沒有太大影響力,需要改變才能活下去,已經有不少咖啡企業過來洽談這種合作模式。

        王虎認為,“咖啡行業是舶來品,想要做好,需要消費者參與的時間,需要做成規模的時間。悅咖啡以這個節奏能活下來非常少見,做生意也是‘活久見’,能抵抗一個又一個周期,經過此次疫情我們在咖啡供應上有了很大的突破,雖然門店銷售下滑,但供應鏈銷售是提升的。”

        咖啡市場仍舊被看好

        疫情之下,資本趨于冷靜,此前被資本熱炒的咖啡館到底誰能活下來?

        朱丹蓬認為,要活下來,首先品牌的抗風險能力、資源、資金以及后續的服務體系都很重要,疫情變成整個行業分化的加速器,強者恒強弱者恒弱,加速了行業的洗牌,經過大浪淘沙,疫情后還能繼續生存的品牌,都是優質的品牌。

        盡管此次疫情對不少中小咖啡企業是一次巨大的考驗,但我國咖啡市場的前景是毋庸置疑的。日前,咖啡巨頭星巴克也再次大手筆投資中國市場。3月13日,星巴克將在中國打造一座集咖啡烘焙與智能化倉儲物流于一體的咖啡創新產業園,計劃于2022年落成。該項目一期項目將投資約9億元。

        混戰之下,也有新興勢力持續加入咖啡行業。2019年9月份,中石化旗下易捷便利店聯合連咖啡發布了全新品牌“易捷咖啡”,宣布推出多款咖啡產品。市場火熱的背后,是持續增長的咖啡市場紅利。

        根據倫敦國際咖啡組織數據顯示,與全球平均2%的增速相比,中國的咖啡消費正在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長。2020年中國咖啡行業市場規模將達到3000億元,預計2025年這一規模可以達到1萬億元。

        “未來中國的咖啡市場會出現多品牌、多品類、多場景、多渠道和多消費層次的格局。”朱丹蓬還認為,隨著咖啡消費人口的不斷激增,咖啡行業進入了擴容、發展、創新以及升級的階段,這對于咖啡行業來說是一個利好的節點。之后大家一起把咖啡行業這個蛋糕做大,未來兩年到三年咖啡品牌就會固化,這將是整個中國咖啡行業發展非常關鍵的時間段。

        首頁 | 城市快報 | 國內新聞 | 教育播報 | 在線訪談 | 本網原創 | 娛樂看點

        Copyright @2008-2018 經貿網 版權所有 豫ICP備18004326號-5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聯系郵箱:9 9 2 5 8 3 5@qq.com







         

        三级黄影片大全性爱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观影网